朋路商貿

歡迎訪問河北朋路商貿有限公司官網!

首頁 >> 新聞資訊 >>行業動態 >> 米蘭男裝周出奇地短 “濃縮”背后折射男裝市場
详细内容

米蘭男裝周出奇地短 “濃縮”背后折射男裝市場

时间:2017-03-29     【转载】   阅读

米蘭男裝周

  1月15日,結束了2018米蘭男裝周行程的時裝人士迅速趕往下一站巴黎。有意思的是,此次秋冬米蘭男裝周出奇的短,縮減至4天,而巴黎男裝周從原來的5天延長至6天。

  日程一增一減,一方面是由于不少大牌紛紛退出男裝秀,例如Gucci、Jil Sander以及Bottega Veneta等一眾品牌宣布取消男裝成衣秀,轉而和女裝同臺發布。另據美國時裝設計師協會CFDA的最新聲明,最年輕的紐約時裝周打算將2018年的男女時裝周進行合并。

  另一方面,也有一些品牌選擇轉場,例如Rodarte和Proenza Schouler就決定退出紐約時裝周,前往巴黎舉行發布會。這樣的選擇也是品牌基于投入回報、品牌傳播力等因素的考量。

  除了品牌的退出,設計師們的人事動蕩也成為本屆時裝周的關注焦點。1月17日WWD的報道稱,Louis Vuitton男裝創意總監Kim Jones將離職,巴黎的秋冬系列是他最后一次為Louis Vuitton設計的作品

  和萎縮的男裝周、動蕩的時尚圈形成對比的是,男裝奢侈品銷售節節攀升。近日貝恩公司發布的《2017年中國奢侈品市場研究報告》顯示,2017年中國市場上男裝銷售額增幅為8%。而如何改良時裝展示方式、獲得千禧一代的青睞,依舊是男裝品牌們要思考的課題。

  新老品牌齊上陣

  盡管米蘭男裝周沒有了Gucci、Salvatore Ferragamo等品牌的加持,但是今年Prada、Fendi、Dolce&Gabbana、Giorgio Armani依舊各有千秋。

  在舉行Prada發布會的大倉庫 Warehouse中,你可以找尋昔日Prada系列中的種種元素。幾何圖形、火焰紋樣、香蕉圖案、花卉圖形等各個年代的標志性印花“混搭”在新一季的男裝服飾中,展現了Prada的歷史和榮光,懷舊風格濃烈。而最懷舊的應當屬黑色尼龍材質的成衣,頗為特殊的是,此次Prada邀請了四位建筑界的創意大師來設計尼龍材料的作品。

  德國的工業設計師Konstantin Grcic為Prada設計了圍裙與風帽;北京鳥巢的設計團隊Herzog & de Meuron制作了字母尼龍襯衫,北京 CCTV“大褲衩”的建筑師 Rem Koolhaas設計了背包款上衣;來自法國的兄弟設計師Ronan Bouroullec和Erwan Bouroullec一同設計了Prada手拿尼龍文件夾。

  Giorgio Armani也保持了剪裁精致的傳統,并且在服飾中增加了運動的風格。雙排扣外套、帶有內置披肩的新款夾克領、可拆卸的襯衫領子、搭配慢跑褲或者運動褲,絲絨的材質為傳統的西服增加了優雅和悠閑之感。

  Fendi則以旅行為主題,各式單品飾有顯眼的公司logo。模特們身著長款皮草大衣、分層夾克、或復古西裝,搭配水貂皮草手提箱,盡顯悠閑與狂野。

  與此同時,米蘭時裝周上也有眾多新興品牌,包括日本新銳品牌Sulvam、Yoshio Kubo等。此外,Angelo Flaccavento在Business of Fashion上寫道,意大利設計師Federico Curradi調色能力出色,運用休閑面料也得心應手,但這些年輕的時裝叛節者,沒能在男裝周分到好的時段,秀場也不足夠驚艷。但是就算日程安排妥當,大品牌依舊主宰全程,他們的重要展廳預約和新聞發布會一個接一個。

  “曾經在時裝界引領群雄的意大利品牌,如今多已淪為追隨者。至于年輕品牌,目前根本還沒有成熟的創意新階層崛起,真正刻下自己的印記,”Angelo Flaccavento評論道:“整體上看,大品牌通過回顧重申各自的風格密碼、重點與決心。Prada的黑色尼龍,Versace的巴洛克印花,Fendi的雙F標志皆是如此。年輕的客戶明顯渴求的是那些還談不上有歷史的東西。但是,玩懷舊很危險。”

  變動中的男裝市場

  在越來越濃縮的男裝周上,大品牌們愈發精打細算,與女裝合并展出、通過視頻方式發布等均是出于商業的考量。另一廂,大牌的“撤退”也給了新品牌們更多展示的機會,但是高昂的成本和設計師們的“青黃不接”也造成了困擾。而這些背后折射的是時裝秀場的性價比降低、年輕群體消費習慣變遷,以及男裝奢侈品市場的不斷變動。

  這樣的變動首先體現在男裝設計師的離職。除了最近Louis Vuitton設計總監即將離職,在2016年,Ermenegildo Zegna的時裝設計總監Stefano Pilati,Salvatore Ferragamo的創意總監Massimiliano Giornett都離開各自的公司;2015年,Alexander Wang離開巴黎世家,Raf Simons也離開了Dior。

  人事變動的大背景是近兩年奢侈品市場的持續下滑,直至2017年,奢侈品市場迎來了回暖的跡象。相比之前的關門潮,男裝服飾業績有所回升。

  近年專注于男裝的Hugo Boss2017財年第三季度,凈利潤達到8000萬歐元,其中男裝銷售額為6.35億歐元,幣值調整后達到4%的增長;而2017年第一季度,Hugo Boss凈利潤同比上漲25%至4800萬歐元,其中男裝總體銷售額為5.77億歐元,占總銷售額的88.6%。

  根據貝恩公司的《2017年中國奢侈品市場研究報告》,新的消費者,尤其是千禧一代,已經成為市場增長動力的主要來源。千禧一代對數字化技術和應用駕輕就熟,對奢侈品也有深刻理解。他們喜愛“時尚休閑”,鐘情于設計師品牌,在更低的年齡開始購買奢侈品,且購買頻次較高。

  可以看到,各大品牌正不斷往街頭風、休閑風、運動風靠攏,以獲得年輕消費者的芳心,比如Louis Vuitton和Supreme的結合、Gucci和棒球聯盟的合作。在巴黎男裝周上,潮牌也占據越來越重要的位置,其中奢侈品潮牌Off-White和Nike、Warby Parker、Ikea、Jimmy Choo、Levi's、the New York City Ballet等多個品牌都有跨界合作。

  花旗銀行倫敦奢侈品分析師 Thomas Chauvet表示,男裝業的總銷量依然強勁,這得益于近年來男性對時尚的逐步接納,Chauvet表示:“奢侈品男裝的漲幅有望超過女裝。”

  數據顯示, 2017年意大利男士時裝市場的銷售總額達約92億歐元,同比增長2.1%,男裝出口約占到整個意大利男裝市場收入的65%以上。其中,意大利男裝對中國內地市場在2017年的出口額增長了17.1%。自2010年以來出口額就出現明顯的上升擴張趨勢,而這一趨勢在新的一年仍將延續。預計2018年意大利男裝的出口額將實現3%的增長,出口額總量將達到約60億歐元的水平。

來源:21世紀經濟報道  


重庆麻将换三张下载
nba賠率 3d藏机图正版藏机图 大乐透19083期开奖结果 最近30期试机号和奖号 北京时时五星走势图 辽宁全运彩的群 贵州交警app官方下载最新版本 上海时时乐和值 哈灵游戏浙江麻将 11选五如何选好 吉林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式 四人麻将游戏 腾讯分分彩来自哪里 新时时抽奖 围棋网 排列三历史开奖2000期查询